百度地图|baidu_sitemap
首页
白银电网
白银水电
白银火电
白银核电
白银农电
白银光伏
节能环保
社会责任
综合要闻
电力人才
科技创新
辽宁电力交易中心发布《2018年辽宁省电供暖电力交易结果公告..
近年来,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大力推进光伏扶贫电站建设,使之..
万木林立,飞架桥梁,景色尽收眼底,绵延数万里,有着这样赏..
科技创新
中国机器人行业是否已准备好进行大规模机器替代
2019-09-10 14:43:20 来源:http://www.bywqi.com 作者:白银电力

近年来,中国机器人生产一直保持快速增长。去年,9万台的销量接近全球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中国已连续四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据数据预测,到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将达到15万台。中国的机器人密度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和行业的升级,长三角和珠江三角洲正在推动机器替代,这为中国机器人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然而,面对与国外品牌的竞争,中国的机器人制造业长期以来一直存在核心技术和零件受人,低端重复建设,企业“小,散,弱”等问题。规模机替代家用机器人产业。这也不是一个严肃的考验。多机替代根据国家统计局6月14日公布的数据,5月份中国工业机器人产量为10057(套/组),增长率高达47%。这不是一个月的现象:机器人行业近年来一直在维持。工业机器人产量增长率较高,今年前五个月增长了50.4%。


展望未来,中国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在过去七年中一直在以非常高的速度扩张。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发布的报告,2016年,中国的工业机器人销量为9万台,同比增长31%,远高于14%的世界平均水平。从2010年到2016年,中国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增长了一倍多。自2013年以来,中国已连续四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其占全球市场份额的比例已从2013年的1/5提升。2014年,中国已达到1/4www.cechina.cn,接近于去年的1/3。这背后是中国蓬勃发展的机器替代。世界机器人大会秘书长徐小兰告诉记者,虽然从全国范围来看还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机器替代现象,但这种趋势已经在以广东、浙江为代表的东部沿海地区出现。她说,一方面,上述地区人口红利下降、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问题,迫使制造企业用机器代替人;另一方面,随着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生产方法正在以精细而灵活的方式变化。人工操作可能难以承担新的工作,公司可能不会招聘所需的劳动力,只能进行机器替换。据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副秘书长姚志珍介绍,机器人产业布局与机器替代现象不谋而合。他指出,目前机器替代的重点是珠三角和长三角。其中,以广州、佛山为代表的珠三角地区,工业机器人的应用非常广泛;以上海、江苏为代表的长三角地区,机器人制造业的几大巨头都在这里。

此外,他说目前有两个地区潜力相对较高。一个是环渤海地区,辽宁和唐山的工业机器人正在迅速发展;另一个是以重庆为代表的内陆地区。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主席兼新松机器人总裁屈稻葵告诉记者,中国企业的传统优势是低成本,劳动密集型,最需要机器替代的是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产业。产业转型升级将伴随着就业人员的重新配置。但是,徐晓兰并不认为机器的替代会带来就业问题。她认为机器的替代是人口红利的“结果”。迫切需要培养符合新时代要求的技术工人,从而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机器人行业的机遇和挑战并存机器的起伏为机器人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和其他三部委去年发布的《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到2020年,中国自有品牌工业机器人年产量将达到10万台,年产六轴工业机器人以上将达到50,000个单位。根据IFR的预测,到2018年,中国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将达到15万台;到2020年,中国的工业机器人数量将超过80万台。机器人密度(每10,000名工人)使用工业机器人达到150或更多。从全球范围来看,2015年全球制造机器人的平均密度为66.工业化国家的机器人密度一般超过200.但是,中国的价值只有36个。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工业机器人市场空间巨大。可是,中国的机器人产业做好迎接大规模机器换人的准备了吗?徐晓兰对此并不太肯定,在她看来,目前中国的机器人产业仍不成熟,自主创新、核心零部件仍然脆弱,盲目地大规模推进机器换人,势必导致直接从国外进口机器人核心零部件甚至整机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使得庞大的中国市场拱手相让。从结构上看,工业机器人主要由本体、伺服电机、关节减速器和控制器四大部件组成。目前,除本体外的三大关键部件中,减速器和伺服电机基本被国外公司垄断,国内机器人整机制造企业在关键部件配套方面受制于人,基本没有议价能力,甚至整机制造成本与进口整机倒挂,在与国外企业的市场竞争中非常被动。根据曲道奎的测算,中国机器人需要进口的电机、减速器等零部件的成本占到了机器人总成本的70%左右。

应用上,中国机器人更是面临着高端市场边缘化的窘境。曲道奎介绍,目前,在多关节机器人领域,国外公司占了90%的市场份额,六轴以上工业机器人外国品牌占了市场的85%;在高难度的焊接领域,国外公司占了84%;较为高端的汽车制造行业,国外公司占了90%。而国产机器人装备应用主要集中在搬运、码垛、上下料等一般工业领域。高端竞争的另一面,则是低端的重复建设,企业“小、散、弱”问题突出。据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司长李东介绍,目前中国生产机器人的企业超过了800多家,其中超过200家是机器人本体制造企业,大部分以组装和代加工为主,处于产业链的低端,产业集中度较低,总体规模较小。同时各地方还有超过40个以发展机器人为主的产业园区,已出现低端过剩的隐忧。在为数众多的企业中,九成以上企业规模在1亿元以下,即便是龙头企业沈阳新松,其2015年销售收入也只有16.9亿,这与安川、发那科、ABB等销售收入均为百亿元规模的国际机器人巨头相比,竞争力不足。 “相对于机器换人,我们更应关心的是,面对巨大的国内市场潜力CONTROL ENGINEERING China版权所有,目前中国的机器人产业是否具备了自主创新、去占领这些市场的能力。”徐晓兰说。

Tags:
责任编辑:教务王老师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